为锻造领域中一流企业努力
视听中心 企业文化 荣誉资质 锻造工艺 给力锻造有限公司

新闻详情|News

为何大侠叫剑客而不是刀客?只因用剑才有逼格拿刀只配混社团!

  编者按:在武侠小说中,主角往往都是佩剑行走江湖。出来混的高手大多都是佩剑的,就算老派武侠修仙的也是剑仙,没有说有刀仙的。用剑的侠客形象也往往都是英俊文雅的侠客,用刀的就沦为粗豪的汉子。那么,为什么呢?剑怎么比刀高一等了?

  简单地说,武侠小说里剑客多而刀客少,就是因为剑比刀贵,这是根本原因。之所以剑贵是因为剑两面开刃,剑脊要直要对称,这个研磨费就要比刀高很多,刀就算镐线不对称其实也无所谓,下面小徒弟都能磨得来,剑要是剑脊不正不直,那就难看了。过去没有电动工具的情况下,全靠研磨师手工调整。所以剑的价格首先就要比刀高不少。

  剑一直都是相对昂贵的武器,在青铜时代,青铜脆,做不出适合大力劈砍的刀,所以青铜时代用的就是以刺击为主的剑,就这还做不长,但是青铜剑也是当时最昂贵的武器之一了。别以为青铜时代士兵都用剑,普通士兵拿矛、戈一类兵器,能用剑的其实一般都是贵族士兵。同时剑的长度也跟身份挂钩。①

  也就是春秋战国时期礼崩乐坏,诸侯国各自攻杀,剑作为武器对于身份象征的等级制度没有那么严格了,更多的是作为战争武器,但也不是谁都能佩戴的。《说文》记载:“古者天子二十而冠带剑,诸侯三十而冠带剑,大夫四十而冠带剑,隶人不得冠,庶人有事则带剑,无事不得带剑”这个有事指的是战事,一般平民平时是根本没资格佩剑的。

  到了汉代,进入铁器时代,造价更低的环首刀就开始取代剑称为军队制式武器,而剑就继续延续身份象征的物品地位。《后汉书·舆服志》记载:“自天子以至百官,无不佩剑”,“公卿以下至县三百石长导从,置门下五吏,贼曹督曹功曹,无不佩剑”在汉代剑就是身份地位的一个象征,毕竟身份地位其实也跟钱挂钩,你连把剑都买不起,还谈什么身份?

  汉代慢慢就变成剑与君子挂钩的高级物品,《汉书·隽不疑传》记载:隽不疑穿一身礼服,挂一把装饰华丽的剑,显示这就是我的逼格,结果被仆人拦住,他表示:哥是有身份的人,你们这些仆从没资格让我解剑,叫你们主人出来亲自接见我。所谓容貌尊严,不就是衣服配饰都是很讲究的东西的意思么?对方不敢拿大,赶紧亲自迎客。②所以老话说:枪乃百兵之王,剑乃百兵之君。这个君是君子的意思,不是君王的意思。剑在过去是和君子挂钩的。

  后面的朝代对于剑的等级划分也更详细,《隋书·礼仪志》中按官品的高低作出各种不同的佩剑规定:“一品,玉器剑,佩山玄玉二品,金装剑,佩水苍玉三品及开国子男,五等散品名号侯虽四品、五品,并银装剑,佩水苍玉,侍中己下,通直郎己上,陪位则象剑。带直剑者,入宗庙及升殿,若在仗内,皆解剑。一品及散郡公,开国公侯伯,皆双剑二品、三品及开国子男、五等散品号侯,皆只佩,缓亦如此”

  所以真正古代佩剑,那是一个身份地位的象征,真不是随便来个屁民就能要上挂把剑行走江湖的。能挂把剑出门的,怎么也得是士子,读书人。《西厢记》里张生都说:“小生书剑飘零,功名术遂、游子四方”。

  中国其实古代还是尚武的,不然这么中国大地盘不是靠写诗拿下来的。佩剑也是文人展示自己尚武精神的一个象征。古代也很讲究文武双全,君子六艺礼乐射御书数,射箭和赶马车这种战斗技能也是当时士人需要学习的。《诗经.卫风.芄兰》云:“芄兰之叶,童子佩韘。虽则佩韘,能不我甲”这个韘就是扳指,用来射箭钩弦用的。在春秋战国时期,一般小孩成人了就可以佩戴韘,以示可以射箭打仗了。只是弓箭训练难度相对较高,佩韘慢慢就脱离射箭成为单纯的装饰。汉代玉韘就已经变成平的,没法拿来钩弦射箭,变成纯装饰了。

  但是佩剑一方面虽然是身份地位的象征,但实际上剑也是有真的使用需求的,它首先还是把武器。古代治安可远没有现在这么好,出了城那就是法外之地,弄死你也就弄死了,没处找去。更不用说除了强人还有野兽,出远门身上带把武器防身也是刚需。所以别以为文人身上的佩剑都是样子货,屁民对其不敬也能拔出来攮死你。比如大家都熟悉的诗仙李白,《书·文艺传》说他:“喜纵横术,击剑任侠,轻财好施。”魏颢《李翰林集序》甚至说他“少任侠,手刃数人”。所以中国的文人,对于剑是有很深的情怀的。剑是他们身份地位的象征,也是他们快意恩仇的武器。

  所以,演义小说中用剑并没有什么特别的,《三国演义》中刘备用剑,但是战斗力也就那么回事。《水浒传》里高手没有用剑的,丧门神鲍旭用阔剑,也不过是个小配角,还给用斧子的李逵当副手。毕竟上阵搏杀,剑并没有什么优势。但是到了武侠小说中,剑就成了侠客标配的武器了。这主要还是因为武侠小说这种东西,本就是文人写来娱人娱己的东西而已。侠客这个形象主要是满足文人自身对于快意恩仇的幻想,那么必然就要讲究代入感。而剑是文人身份的象征,所以剑侠这个形象就满足了文人的代入感。所以越是传统的文人,写出来的武侠小说对于剑的形象就越是推崇。

  比如金庸,出身就是书香门第世家,他的小说中主角大多都是用剑,用刀的胡一刀、胡斐父子形象也是粗豪的东北大汉形象,军汉出身。而用剑的苗人凤就要比胡一刀父子文化水平高的多,苗人凤的女儿苗若兰登场就是文秀清雅的大家闺秀形象。《连城诀》中的狄云学了师父故意将唐诗剑法讹传成的躺尸剑法,于是别用剑了,文化水平不够,换血刀吧!

  但是并非传统文人出身的古龙显然就没有这么讲究,古龙高中辍学,还加入过黑社会。林清玄就曾说过:“我们还经常一起泡温泉,他全身脱光,你很难想象他浑身刀疤的样子,因为他年轻时常常和人家砍杀”。所以古龙就更有江湖气,所以他写的小说中的主角用刀的就比较多,《风云第一刀》中李寻欢“一门七进士父子三探花”可谓标准文人,但是却使用飞刀。《天涯·明月·刀》中傅红雪的黑刀纵横天下。《圆月弯刀》丁鹏的弯刀“小楼一夜听春雨”充满了文人的浪漫,但依然是把刀。这大约是黑社会文人对刀的浪漫吧。

  ①《周礼》记载:桃氏为剑,腊广二寸有半寸,两从半之。以其腊广为之茎围,长倍之,中其茎,设其后。参分其腊广,去一以为首广,而围之。身长五其茎长,重九锊,谓之上制,上士服之。身长四其茎长,重七锊,谓之中制,中士服之。身长三其茎长,重五锊,谓之下制,下士服之。

  ②“不疑冠进贤冠,带櫑具剑,佩环玦,褒衣博带,盛服至门上谒。门下欲使解剑,不疑曰:“剑者君子武备,所以卫身,不可解。请退。”吏白胜之。胜之开阁延请,望见不疑容貌尊严,衣冠甚伟,胜之徙履起迎。”

2019-12-03 11:34:00  [返回]